第 1 章 - 《启程》

Thomas Hébrard于2017年12月15日创建

“当我在 2014 年创建 U’Wine战略委员会时,我告诉他们,《你们的主要职责是跟我说‘停下!’》。我在这家公司投入了如此多的精力,以至于无法自拔。那些障碍、糟糕的遭遇、失落、长期的巨大压力和自我怀疑,我都经历过。当然我也知道,如今的暴风雨不再那么强烈。这也证明了我在不断学习并且U’Wine也很顽强。作为一名年轻的企业家,我认为我必须遵循自己的直觉并尊重自己的价值观。与家人、朋友、员工、股东甚至客户保持良好的关系,是我成功的关键。Antoine,她是我们的财务顾问,是我在U’Wine的顶梁柱;Florence,我的妻子,她是我生活的平衡点。我们的野心超越了国界,而英国化的名字 U’Wine也完美地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984年7月20日

1984 年 7 月 20 日,我出生在阿卡雄(Arcachon)。我的整个童年都在葡萄园中度过。

水和葡萄酒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个元素。

对水的热情驱使我追随我父亲的脚步,利用周末和假期进行训练或比赛。竞争就是超越自我,是团队精神。我很喜欢。

酿酒是我父亲的工作,是我祖父的工作,而再往上,是我祖先的工作,自 1832 年以来,我的祖辈们就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和所有的孩子们一样,我小时候每周三会与祖父母共进午餐。以前我的祖父母住在Château Cheval Blanc(白马庄园)里面。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简约但俏丽的邸宅,在那里我们可以拾取并食用松子。直到成年后,我才认清这座庄园的重要性。每年九月的星期三和周末我都会被Château de Francs(法兰西酒庄)或Cheval Blanc(白马庄园)的丰收所吸引,与我的父亲一同开着拖拉机去收割葡萄,现在就会去Château Trianon(特里亚农酒庄)。

我品尝名庄佳酿的习惯可以追溯到法定饮酒年龄之前。幼儿时代,我就开始把我的小指浸在客人的香槟杯里,而后,我父亲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对我说,“Thomas, Alexis来!尝尝这酒。这是人一生最特别的时刻,你们需要将其铭记”。我们舔了舔嘴唇,人在这个年龄段不一定喜欢它,但会记住所品尝的味道。这些值得纪念的时刻没有扭捏作态,没有强迫,只是让你了解葡萄酒随着岁月流逝一直可以饮用,它是一种纪念与亲朋好友共度美好时光的方式。

2002年

由于我高中时代的数学成绩很好,我坚定不移地选择成为一名航空工程师。高考之后,我动身去了巴黎。我考入了一所工程师院校:ESTACA(法国高等汽车制造与航空工程技术学院),步入了一种课外活动与专业课程同等重要的学生生活。2002 年 12 月,我在巴黎游艇展上遇到了Florence。多么幸福的巧合啊!那一年,我十八岁… 那些难忘的不眠之夜,复习功课、备战考试,五年的学习生活,我没有虚度光阴,还结交了一生的朋友。我积极参与了多个校办协会,特别是由我担任主席的体育运动协会。最终,这几年的学习生活让我意识到管理比技术更让我感兴趣。因此,我最终决定通过在 SUPAERO 和 HEC 攻读管理学 MBA 来继续深造。我喜欢了解企业的运作方式及其组织的重要性。顺便说一下,这也是我论文的主题。我习得了很多理论,现在我需要实践!

2009年1月

在Bac+ 6.5后,我走向社会,刚开始在Algoé工作,一家位于里昂和巴黎的管理咨询公司。那时我决定和Florence一起留在巴黎,她已经做了四年多的护士。我对我的工作充满热情,很快我产生了U’Wine的构想。

2009年1月

我拿到了我的第一份工资。这一刻我意识到,如果我想创建一个酒窖,那么我现在就必须开始省钱和储蓄。我知道最便宜的波尔多葡萄酒为期酒。所以在四月我向父亲(酿酒师,当时我父亲也是 Maison Hébrard 的葡萄酒酒商)咨询 2008 年期酒的价格。但是我所获取的价格都非常高。我根本不了解我所品尝的名庄佳酿的价值。当我的品味被大的品牌酒养刁之时,我发现自己陷入了死循环,如果不买第一瓶,就不会意识到它们的价值。

我分析了期酒交易,将它们与可交付饮用的葡萄酒的价格进行了比较,并注意到有些酒作为期酒时就已经非常昂贵,并且它们在五到十年后的销售价格比此时价格还要高。正是基于这种观察,我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买超过我消费需求的量,等到五到八年后再卖掉一部分,用这种方法获取盈利来为我的正常消费提供资金”。我将此想法与我周围朋友分享之后,我们五个人第一次以我的名义Thomas Hébrard购买了2008年的期酒。 随后,我分析并跟踪名庄佳酿的表现。我发现它们都十分卓越。

2010 年

此时我们不再是5个人,而是 15个人购买了2009年的期酒。那时,我告诉自己必须走得更远。我请求我在Algoé的经理们允许我创办一家葡萄酒公司。我立即获得了回复“没有问题。但是,前提是你必须继续以相同的奉献精神和要求来完成本职工作,我们就答应你的申请。”多么难得的机会;我终生感激他们。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就无法在完成顾问工作的同时创办 U’Wine,我将永远无法在财务上坚持并在五年后真正推出U’Wine。

2010年4月

U’Wine SAS简化股份公司成立。

2011 年

与金融市场管理局(AMF)的第一次交流。 我的目标是根据登记我的授权投资模式: - 保护我的客户, - 能够聚焦重大财富的管理者, - 避免与“高风险”模型有任何联系。 第一次增加家族资本 (124,000 欧元) 以支付法律费用。2011-2014 年:金融市场管理局(AMF) 要求公司停止业务并移除互联网上的所有痕迹,营销只能限于“朋友和家人”。幸运的是,我还拥有一份顾问工作。

2014年初

我30岁了,这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年。2013年5月,我们的第一个儿子Augustin出生,他并非十分健康。金融市场管理局(AMF)要求的资料正在稳步实施但尚未完成。我已经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投入到了一个可能一无是处的注册号上,但我停不下来。我每周工作六天,我不再参与朋友们的聚餐和周末聚会,我在Florence和Augustin睡着后立即开始工作,极少出现在亲朋好友面前。简而言之,那时我有两份全职工作和一个孩子。此时U’Wine已经来到了命运的岔路口:继续还是放弃。我在Algoé的工作开始变成了兼职。这也使我能够站到了昆汀Quentin的面前,他是我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也曾表示想要投资这个项目。

2014 年夏季

U’Wine授权套餐被金融市场管理局(AMF)正式备案为杂项商品中介。就我们客户的另类投资和安全监管而言,这在法国尚属首次。

2014 年底

成立战略委员会。
合并管理团队和战略委员会成员资本(+ 104,000 欧元)。

2015年3月

第三次“Love Money(爱钱)”增资(亲朋好友和客户的+465,000 欧元)。我们在波尔多设立了第一个U’Wine办事处,位于Chartres的13街区,并以葡萄酒酒商的身份开展了第一次期酒业务。我们开始了新生,开始了U’Wine三人行(Quentin、Antoine和我)。

2015年6月

Quentin 成为U’Wine的第一位带薪员工。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他已经免费工作了两年;这是他应得的。

2015年9月

Antoine也正式成为公司员工。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个如此重要的财务总监,他放弃一家大公司的重要职位,加入了U’Wine这样一个初创的公司。同时我们还聘请了负责商业开发的Jean-Marc以及一名实习生Constance。就是这样,U’Wine初具雏形。

2015年12月

创建 U’WINE GRANDS CRUS SA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开头,最重要的是一个非常高质量的财富管理合作伙伴对我们的产品很感兴趣。

2016年6月

U’WINE SAS简化股份公司迎来了第 4 轮增资(+25 万欧元),U’Wine GRANDS CRUS 第一轮增资 105 万欧元。Dorothée担任市场经理。

2016年12月

值得庆祝的是商业计划书第一次被超额完成。我们获得一家私人银行推荐。开始思考“高附加值名庄佳酿”的分销模式。它是U’Wine“绝对”模式的基石,因为它才是我想为U’Wine赋予的意义:期酒的购买和运输(授权管理服务)和高附加值名庄佳酿的分销(分销服务)。

2017年5月

U’WINE SAS简化股份公司迎来了第5轮增资(+110万欧元)。在我们的1%选酒里面,75%的葡萄酒我们都是拥有配额的·我们对波尔多酒庄的突破有着重大意义。我们获得了巨大的认可。U’Wine拥有了七名工作人员。
现在一切都在加速……

2017年7 月

我只有一个职位空缺但同时出现了两名人才(Céline 和 Anne-Sophie)。为了不放跑人才,我雇佣了他们两个。所有想要加入U’Wine冒险的人都能获得一份工作。

2017年9月

进军勃艮第!勃艮第各酒庄以令人惊喜的方式欢迎我们的到来。这种“氛围”才是真正的财富。昆汀与我从勃艮第返回住处的时候,带着2016年的期酒分配,双眼充满了希望。

2017年11月6日

香港!我们来了!这是我们在亚洲的第一次会议。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亚洲市场的潜力。

2017年12月

现在,罗纳河谷!我正在从教皇新堡回来的路上给你写信。昨天和前天我们和昆汀还有Jean-Marc在罗蒂谷(Côte-Rôtie)。配额来了,太好了!为我们客户酒窖中提供来自最佳风土的葡萄酒,将会给他们带来多么巨大的财富。

2017年底

我们的商业计划目标出色达成:+ 230%。六家银行对我们的服务和产品感兴趣。金融机构本身也对我们很感兴趣。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和 2018 新年了。我们的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希望促进对法国中小企业的投资,但他颁布的金融法规仍然给我们以及我们的子公司U’WINE GRANDS CRUS 的资金筹集方面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我们敢于直视。我们勇于预判。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的投资和人员扩大。一月初,我们能将拥有十二个U’Wine人,将在全球推出媒体计划。我们正在与世界上最尊贵的航空公司之一讨论某种产品的销售。巩固成就,大规模开发分销渠道,并继续创新,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产品。关于构想,我从不缺乏。对于我来说U’Wine的使命是成为“世界私人酒窖经理”,让他们拥有“来自全球上1% 最佳风土的葡萄酒”。

第 2 章 - “高速增长”

即将推出 …